标王 热搜: 建材  陶瓷  地板  吊顶  设计  硅藻泥  钢材  参股  石材养护  柏莱雅 
当前位置: 首页 » 建材新闻 » 分析预测 » 正文

光伏玻璃“暗战”升级:从“双雄争霸”到“三国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0-07  来源:www.bmcyz.com  作者:云筑网  浏览次数:718
核心提示:提到“玻璃大王”,大伙第一时间可能会联想到福耀玻璃创始人曹德旺。事实上,与曹德旺同为福建人的信义集团掌舵者李贤义也被叫做“玻璃大王”。李贤义为人低调,其在《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中以68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位列第224位。1988年,李贤义与玻璃结缘,目前已坐拥4家港股上市......

  提到“玻璃大王”,大家第一时间可能会联想到福耀玻璃开创者曹德旺。事实上,与曹德旺同为福建人的信义集团掌舵者李贤义也被叫做“玻璃大王”。

  李贤义为人低调,其在《2021胡润全球有钱人榜》中以68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位列第224位。1988年,李贤义与玻璃结缘,现在已坐拥4家港股上市公司,并塑造了覆盖浮法玻璃、光伏玻璃等业务的“玻璃帝国”。

  李贤义涉足玻璃十年后的1998年,来自浙江嘉兴,时年37岁的阮洪良盯上了玻璃贸易,并成立了嘉兴耐邦经贸公司,这便是福莱特(601865.SH、06865.HK)的前身。

  李贤义和阮洪良在玻璃范围的最大“交集”莫过于光伏玻璃。自2004年起,以德国为首的欧洲国家先后颁布光伏补贴等支持政策,刺激了全球光伏市场爆发性增长,自此中国光伏市场也进入商业化进步的前夜。随后,李贤义和阮洪良纷纷押宝光伏玻璃,现在他们掌舵的信义光能(00968.HK)和福莱特已成为该范围最耀眼的明星。2019年,两家企业占据了全球光伏玻璃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双寡头角逐格局已然形成。

  光伏玻璃坐落于光伏产业链中游,是光伏组件的辅料。2020年之前,光伏玻璃并不显山露水,只不过光伏产业链环节的配角。在“双碳”热潮下,尤其是2020年下半年,行业供需失衡致其价格飙涨,光伏玻璃终于从幕后走向台前,一度让资本市场雀跃不已。在此背景下,光伏玻璃行业再迎扩产大潮,尤其是自2021年8月1日起新版《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推行方法》的开始推行,为新增产能准入限制松绑,新玩家加速进场。业内觉得,光伏玻璃双寡头格局可能会遭遇肯定冲击,尤其是浮法玻璃龙头旗滨集团(601636.SH)不容忽略。

  “他们两家不如何把大家这部分企业放心上,但对旗滨集团是绝对看重的。”一位光伏玻璃从业经验近十年的业内人士王向磊(化名)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如是表示。不过,包括王向磊在内的光伏玻璃企业、组件企业的从业人士也觉得,“旗滨集团正式涉足光伏玻璃范围时间不长,产能尚未达成规模释放,仍待察看。”

  群雄角力,暗流涌动。日前,旗滨集团商品总监王敏信心十足地告诉记者,“大家会成为光伏玻璃三大龙头之一,改变角逐格局。”

  双雄争霸

  光伏玻璃市场随国内光伏产业进步孕育而生。2006年前,因为国内光伏产业尚处于进步初期,光伏玻璃行业进入槛高、市场需要少。彼时,市场基本由圣戈班、皮尔金顿(后被旭硝子回收)、旭硝子、板硝子4家外资企业垄断,光伏玻璃进口价格高达80元/㎡。

  2006~2007年,以福莱特、信义光能等为代表的国产企业先后进军光伏玻璃范围,并渐渐打破外资垄断,开启了量产扩张的道路。2016年前后,国内光伏玻璃市场已经基本达成国产化替代,外资纷纷退出。

  在此过程中,信义光能和福莱特凭着先发优势崭露头角,在全球光伏玻璃市场的市场占有率排行榜中位居第一和第二,已独领妖娆数年。

  不过,彼时两家企业实力相差悬殊。从营业额上看,2016年信义光能达成营业收入和净收益分别为60.07亿港元和19.86亿港元,而福莱特的营业收入和净收益为29.68亿港元和6.03亿港元。从规模上看,信义光能的光伏玻璃产能多达5800t/d水平,福莱特光伏玻璃产能仅为2300t/d。

  王向磊向记者回忆称,“非常长一段时间,福莱特被信义光能压得非常难受,规模差距非常大,都不在一个重量级上。当时业内开会谈到价格问题时,信义光能话语权最大。”

  在王向磊看来,这可能与两者的筹资能力有肯定关系。

  早在2005年达成香港港交所主板上市的信义玻璃,于2013年12月顺利完成分拆信义光能上市。同一阶段,福莱特试图A股上市却并不顺利,并在2013年5月IPO终止,直至两年后的2015年11月才达成香港联交所上市。

  基于产能瓶颈和降本增效需要,福莱特加速扩大规模,并于2018年3月底第三向A股冲刺IPO,扩大筹资途径。彼时,福莱特在招股书中提到,光伏玻璃行业已经进入规模化角逐阶段,达成规模化生产可以显著减少商品的单位研发本钱和制导致本,显著提升市场份额、定价权、收益额。

  到2019年底,信义光能和福莱特光伏玻璃产能分别为7800t/d和5400t/d,占光伏玻璃市场总产能的比率分别为33%和22%,两者产能合计超越50%,其他份额被彩虹新能源、金信、南玻、中建材和安彩高科等企业瓜分。截至2020年,信义光能和福莱特光伏玻璃产能分别达到9800t/d和6290t/d,双寡头格局稳定。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9年2月福莱特坐拥“A+H”股双筹资平台以来,光伏玻璃业务爆发势头越创造显,其在资本市场的关注度并不亚于信义光能。

  2018~2020年,福莱特仅光伏玻璃业务收入从20.96亿元增至52.25亿元,同比涨幅接近150%;而从股价和市值来看,截至2021年8月4日收盘,福莱特仅A股股价超50元/股,较其上市发行价格2元/股,增涨了25倍,市值超千亿元。

  对此,王向磊向记者谈到发生在行业内的一个变化:“伴随福莱特产能规模的提高,其话语权明显增强。业内探讨产能、价格问题,假如信义光能的代表不在,福莱特的话语权明显凸显出来了。”

  但因为两家企业话语权太重,在业内也遭受非议。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两家企业之间的角逐相较之前反而没那样激烈了,他们更倾向于“网盟”,阻止其他人进入市场。

  对于业务角逐等事宜,两者均未向记者作出回话。福莱特方面表示,因处于财报披露敏锐期,不便同意采访。截至发稿,信义光能方面未向记者作出回复。

  本钱之争

  庞大的产能规模使得企业迅速打造起话语权,但话语权的打造不只体目前产能规模上。

  在王向磊看来,光伏玻璃趋于进入同质化角逐阶段,企业之间的角逐归根结底是本钱的角逐。“角逐要点包括原材料、窑炉规模和运输费等方面,像顾客差异反而并非主要的,目前顾客基本上以国内的组件厂为主,另外以超白压延玻璃为主流商品的技术差异也并不大。”

  正是基于上述差异,以光伏玻璃为主业的企业,其毛利率呈现出巨大反差。2020年,信义光能和福莱特的销售毛利率分别达到53.5%和46.54%,光伏玻璃业务的毛利率达到49%及以上,比同行高出20%左右。

  其中,在力争形成规模效应基础上,扩大窑炉投建规模是降本的要紧方法。

  2006年以来,光伏玻璃窑炉规模从100t/d不断提高至1200t/d,现在大型窑炉已成为行业趋势。华创证券剖析觉得,大型窑炉存在规模效应,千吨线的单位本钱相比小窑炉降低10%以上,单位产能资金投入额低,同时可以达成单吨材料和燃料消耗降低、生产效率提高。

  光伏玻璃本钱主要由直接材料和燃料动力构成,其中直接材料主要包括纯碱和石英砂(硅砂),燃料动力主要包括石油类燃料、电和天然气,两者占总本钱比重达80%左右。

  其中,石英砂(硅砂)矿资源是信义光能和福莱特的要紧优势之一。现在,国内石英砂矿在安徽凤阳、广东河源、广西北海和湖南郴州等地均有分布。

  资料显示,信义光能自有些广西北海首个硅砂矿在2020年下半年投产,并于2021年一季度启用。而福莱特早在2011年1月就设立全资子公司安福材料,进一步向产业链上游延伸,并于当年4月以招拍挂方法获得安徽凤阳的石英砂矿,这也将进一步减轻上游原材料本钱上涨的影响。

  现在,信义光能拥有天津、广西北海、安徽芜湖、江苏张家港(筹措准备中)和马来西亚马六甲光伏玻璃基地;福莱特拥有浙江嘉兴、安徽凤阳和越南海防光伏玻璃基地。从地点上看,福莱特和信义光能石英砂矿资源不只挨近光伏玻璃产能所在地,还挨近下游组件厂家基地——中国江苏和浙江一带与马来西亚与越南。

  另外,从2020年国内主要光伏玻璃企业披露的财报不难发现,运输费占据了销售成本八成以上。“两家企业除去资源优势,生产线既挨近上游原材料,又挨近下游组件厂顾客,运费本钱节省了非常大多数,这部分优势对于二三线企业是不可以比的。”王向磊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企业曾因本钱难以承受,主动舍弃了国内的大顾客。

  王向磊表示,基于不同企业之间的优劣势差异,目前在价格大幅下滑的同时,大企业依旧有很好的价值,而小企业只能维持微利。

  格局生变?

  然而,信义光能、福莱特形成的双寡头光伏玻璃角逐格局,好像正在发生变化。

  在“双碳”背景下,叠加供需失衡,除信义光能、福莱特龙头外,二三线的企业与一些新玩家纷纷扩产,启动了很多产能。尤其是今年8月1日起新版《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推行方法》的开始推行,为新增产能准入限制放松,在一定量上加快了企业扩产进程。

  卓创资讯数据显示,现在全球光伏玻璃总产能41940t/d,比去年7月底增加43%。卓创资讯剖析师王帅告诉记者,根据产能状况看,新增产能比较多,现在需要上涨速度不及产能增速,短期看存在供需失衡的状况。其中大尺寸玻璃没有提供过剩的状况,而常规尺寸单玻存在提供过剩的状况。

  业内觉得,在海量新玩家里,福耀玻璃并无意或无实质动作进军光伏玻璃市场,旗滨集团则是最具备竞争优势的后来者。现在,旗滨集团是国内优质浮法玻璃龙头企业之一,2005年,其进军玻璃范围,于2011年达成A股上市,并于2020年正式切入光伏玻璃范围。

  王向磊告诉记者,旗滨集团对信义光能和福莱特而言是不可小觑的角逐对手,其做光伏玻璃没有技术壁垒,且拥有石英砂矿资源等优势,应该可以做到较好的本钱水平。

  广发证券剖析觉得,光伏玻璃行业集中度一直较高,并呈现出双寡头格局,但伴随超白浮法玻璃替代性显现,传统优质浮法玻璃进入,将来格局仍有变数。中信建设证券也剖析觉得,在新增产能限制解除后,传统建筑玻璃企业开始布局光伏业务,旗滨集团到2024年有望成为行业内第三或第四大光伏玻璃制造企业。

  据了解,基于透光率考虑,光伏玻璃使用超白玻璃。依据生产工艺不同,超白玻璃又分为超白压延玻璃和超白浮法玻璃,压延是主流工艺。

  记者采访获悉,现在,旗滨集团规划建设的光伏玻璃产能有两种生产工艺,其中超白压延玻璃产能包括湖南郴州、浙江绍兴、福建漳州和马来西亚各1200t/d,同时在2500t/d超白浮法玻璃产能基础上,其又在浙江宁海、浙江绍兴和福建漳州共计规划新建7500t/d。

  王敏信心十足地告诉记者:“大家会成为光伏玻璃三大龙头之一,改变角逐格局。”在她看来,旗滨集团的入场还将对光伏玻璃市场的工艺和技术带来变革。

  “新一代超白浮法玻璃在透光率、耐候性、更合适组件大尺寸趋势、轻薄化和高强度方面更有优势,适用于光伏组件前板和背板,现在十多家组件厂已经在用。”王敏还预期,将来3~5年超白浮法玻璃和超白压延玻璃会在市场上并存进步,随后超白浮法玻璃以其先天优势占据主导地位。

  不过,光伏玻璃企业及下游组件厂家有关人士也有我们的判断。

  王向磊表示,去年玻璃紧张,买不到压延玻璃,组件厂才用部分浮法玻璃。目前不缺玻璃,组件厂也没那样大意愿引进新提供商。旗滨集团导入市场,仍需要通过组件方面的需要来进一步察看。大家的基本判断是对现有光伏压延玻璃市场有冲击,但不会太大。

  同时,福莱特方面告诉记者,现在浮法玻璃在透光率、自爆率等每个方面都没办法与压延玻璃相比,而且目前其价格也不实惠,对压延玻璃没比较大的冲击。

  国内一家组件龙头的商品管理部总监向记者表示,“现在有一线光伏组件企业在双面组件背板中已经批量用超白浮法玻璃,替代背面玻璃的可能性会大一点,但重要还是光伏压延玻璃的本钱价格会对浮法玻璃有影响,目前玻璃提供不紧张,浮法玻璃非常难有大规模的应用。”

 
 
[ 建材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建材新闻
点击排行
热点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